久旺网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昂山素季

        海牙来鸿:亲历昂山素季的“被告时刻”

        刘毅强:国际机制、国际法庭真的能在两方大相径庭的立场的拉锯战中对缅甸发挥作用吗?现在预测还为时尚早。

        久旺网 www.islamichappiness.com 当昂山素季以她一如既往的穿着出现在位于海牙的国际法院的时候,法院的门口已经聚集了很多示威的罗兴亚人群体和一些支持她的人。她的一行专车从这些人身旁开过,直接进入了和平宫。她和缅甸的律师团队将在未来的三天坐在法院的被告席上,为缅甸军方对缅甸若开邦的罗兴亚人的军事行动是否犯下了种族灭绝罪进行辩护。

        巧合而又讽刺的是,昂山素季第一次坐上被告席的那一天是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 在1991年的那一天,挪威诺贝尔奖委员会因为她为了争取缅甸的民主和人权而与缅甸军方进行的非暴力斗争,将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了她。

        正如之后昂山素季在开庭中所承认的那样,若开邦的焦灼局面有深厚的历史根源。缅甸自从2017年开始在若开邦进行的军事行动以来若开邦的军事冲突异常激烈,在原本已经极端脆弱的地区造成了大面积的人道主义?;?。 一个国际社会普遍接受的叙事是,这场军事行动迫使超过70多万罗兴亚人逃往邻国孟加拉国。对此,联合国、国际媒体和各种非政府组织都从不同的维度进行了充分的记录。事实上缅甸军方的行动也让缅甸在过去几年几乎出现在了所有可以问责国家责任和国家领导人责任的场合。

        到今天为止,除了国际法院这个昂山素季会亲自出庭进行辩护的联合国的主要司法机关,现在和过去几年在联合国范围内涉及到罗兴亚人问题的国际程序还有:

        ?联合国人权高专下设的“缅甸人权国别特别报告员”(Special Rapporteur Special Rapporteur on the situation of human rights in Myanmar);

        ?2017年3月人权理事会设立的“事实调查团” ( Independent International Fact-Finding Mission on Myanmar, 简称 Myanmar FFM) 。这个调查团的职责于2019年结束,其最终结论认为缅甸违反了自己防止种族灭绝罪行发生的义务并且给出了一个缅甸军方中应该负责的人的名单;

        ?以及人权理事会在2018年突破已有框架专门建立的“缅甸独立调查机制”(Independent Investigative Mechanism for Myanmar IIMM)。

        除了以上在日内瓦的联合国人权机制,位于纽约的联合国大会也于今年10月31日以140票赞成、9票反对(除了缅甸以外,中国、白俄罗斯、老挝、柬埔寨、俄罗斯、菲律宾、越南和津巴布韦也投了反对票)、32票弃权的票数通过了“关于包括罗兴亚穆斯林在内的缅甸少数民族的人权状况的决议”。这个高票通过的决议中不乏对缅甸当局的十分直接的言辞,而且弃权票中甚至有人是因为决议没有要求安理会采取更加强硬的措施而不满才投下的弃权票。

        而在联合国以外,缅甸也面临着空前的各项国际和跨国追责程序。

        同样在海牙的国际刑事法院的于今年11月14日做出裁决,批准了检察官对缅甸情势进行正式调查的请求。检察官办公室本苏达检察官认为自2016年10月9日起,缅甸军方、安全部队及相关政府实体将罗兴亚人进行迫害并驱逐出境的行为可能构成危害人类罪,之前向分庭申请对该情势进行正式调查。值得注意的是在该情势中,缅甸既非法院缔约国,亦明确表示将不接受法院管辖,检察官只能选择发生在缔约国(即是罗兴亚人大量逃亡的孟加拉国)境内的行为进行调查。法院在此前的判决中已经裁定(针对罗兴亚人的)驱逐出境的行为直至受害人抵达孟加拉国才全部完成,因此部分犯罪行为发生在孟加拉国,而法院对这部分罪行有管辖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

        久旺网原创 | 久旺网平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