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旺网首页
        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美国外交

        民主党转而支持美国良性霸权

        加内什:民主党如今支持美国全球领导作用,部分原因是对特朗普孤立主义政策的厌恶,部分原因则是深思熟虑。

        久旺网 www.islamichappiness.com 2013年,吉姆?马蒂斯(Jim Mattis)被时任美国总统的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解除了美国中央司令部(US Central Command)司令职务。据说奥巴马对这位将军的看法是太过好战了,特别是在伊朗问题上。当时马蒂斯被革职一事并没有得到民主党人的沉痛惋惜。

        五年后,同样是这位举止庄重的马蒂斯,却在民主党人之间享受到了烈士般的待遇。民主党议员亚当?希夫(Adam Schiff)就上周国防部长辞职一事在Twitter上发帖称:“马蒂斯离开,带走了光明?!辈我樵笨死锼?墨菲(Chris Murphy)宣称,这是一场“国家安全?;?,因为他们失去了对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一道一夫当关的制约。

        这并不是虚伪或机会主义在作祟。民主党说的都是真心话:关于特朗普伤害的联盟的神圣性,关于削减驻扎美军可能导致失去在叙利亚和阿富汗的现有成果,关于马蒂斯为避免这些愚蠢行为而作出的坚定努力。只是他们现在才说真心话。遭受了特朗普当总统这个创伤,才让民主党集中了精力。其结果是,民主党采取了比以前更偏向干涉主义的外交政策方针。

        虽然共和党人称他们的对手患上了“特朗普精神错乱综合征”,但这位美国第45任总统实际上并没有让左翼走向极端。如果他真的起到了什么作用的话,那就是他让左翼在曾经持矛盾至反对态度的问题上接受了建制派的观念。

        那些在贸易问题上充其量态度不冷不热的人,现在也对这件事表现出了李嘉图式的热情?;褂幸恍┑攴萁每梢傻闹凶笠沓嘧钟ヅ扇宋?。此外,自从特朗普开始讨好和奉承沙特以来,自由派人士一直担心沙特在全球范围内煽动激进伊斯兰的作用。如此这般重视宗教极端主义——更不用说把它归咎于思想观念本身,而不是贫穷或对美国外交政策的不满——并非一直是自由主义默认的情形。

        这些认知上的转变超出了政策的范围,而扩展到了看待世界的方式。上世纪70年代,当相对主义从大学流出时,部分左翼人士转向了相对主义。如今,是左翼在坚持客观真理的不可协商性,反对特朗普以替代性事实混淆真理。

        这些都不该受到嘲弄。民主党在很多问题上正在走向正确的立场,即使进展缓慢,而且是由于错误的原因。这种现象也并非是美国进步派所独有的。正是由于退欧,英国才首次出现了规??晒鄱胰惹榕炫鹊那着吩硕?。那些从没想过这个问题的人们遭受了精神创伤,开始珍惜他们曾经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没有什么比威胁更能让人头脑清醒了。

        但在自2016年以来美国左翼的所有转变中,对于全世界来说,最重要的可能是左翼重申了对美国发挥领导作用的承诺,甚至可能包括在军事方面的领导作用。这一点并非必然。不久前,情况似乎还正好相反。

        至少自越战变得不愉快以来,民主党一直对投射硬实力含糊其辞。现在人们已经忘记了,大多数民主党参议员对1991年第一次海湾战争投下了反对票。在索马里执行了一次拙劣的任务后,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放弃了卢旺达,之后对巴尔干地区半心半意。2008年,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竞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时,她投票支持伊拉克战争一事成为了对她不利的因素。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

        久旺网官网 | 久旺网平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