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旺网

        亲爱的经济学家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和覆盆子有关的不平等故事

        哈福德:政治学家詹姆斯?C?斯科特提出,覆盆子是小资产阶级作物,而小麦是无产阶级作物。此话怎讲?
        2017年4月13日

        经济学家到底是干什么的?

        哈福德:凯恩斯曾经感叹:期待有那么一天,经济学家能够成为“像牙医那样谦卑、能干的人”。
        2017年2月2日

        垄断是民主的敌人

        FT专栏作家哈福德:没有任何政策能够保证带来创新、金融稳定、更为质优价廉的商品、更为健康的民主制度,但坚定的反垄断政策可以提高我们的胜算。我们不应不经抗争就放弃消费者的选择自由。
        2014年9月1日

        投资者的三个悲剧性错误

        FT专栏作家蒂姆?哈福德:投资者跑不赢大盘,不只是因为钱全被华尔街和伦敦金融城赚走了,还在于自身的三个悲剧性错误:频繁买卖、高买低卖,以及卖出上涨中的股票而持有不断下跌的股票。
        2014年4月8日

        圣诞经济重要吗?

        FT专栏作家哈福德:我对政府刺激支出和圣诞购买决定的效率感到怀疑。在这两种情况下,人们过多注意表面,不怎么关注接收方真正想要什么。
        2014年12月24日

        巴厘岛水神庙的奥秘

        FT专栏作家哈福德:印度尼西亚巴厘岛的水神庙并不是用来搞迷信活动的,星罗棋布的庙宇管理着当地的灌溉系统。这才是这些庙宇的真正功能。
        2012年7月23日

        英国首相不爱信用卡

        FT专栏作家蒂姆?哈福德:卡梅伦首相叮嘱全英国人民都停止花钱,这是一个坏主意,对么?不对。因为反正首相说的话谁都不会听。
        2011年10月11日

        质疑忠诚计划

        亲爱的经济学家:飞行里程计划在澳大利亚非常普遍,员工坐飞机出差通?;峄竦煤芏喔@?,这是否是在鼓励一个无效率的市???-奥利弗
        2010年10月12日

        如何弄到好的推荐信?

        我的大学导师常常抱怨写推荐信占用大量时间,又得不到任何酬劳。但真给他酬劳的话,又怎样避免他写封糟糕或过度吹捧的推荐信?——菲尔
        2010年10月9日

        股市有助于环保?

        亲爱的经济学家:为什么不向绿色和平捐赠污染企业的股份呢?这样一来,至少这些公司的部分利润能通过股息发放到环保组织手中。
        2010年9月20日

        一位瘾君子的困惑

        25年来,我一直吸食大麻。发现无论从谁那儿买,价格始终没变。原因何在?
        2010年9月13日

        “邮编彩票”人人有

        FT专栏作家蒂姆?哈福德:从彩票箱中抽取奖券带有随机性,而你我所居住区域的邮编却并非如此。我们并不是奴隶,只要能负担得起,想搬家就可以搬家。
        2010年9月3日

        厕所隔间使用率的经济学

        亲爱的经济学家:在写字楼或酒店的洗手间里,到底哪个隔间使用频率最低呢?我男朋友认为最后一间最少人光顾,我的看法正相反?!琳呗?/div>
        2010年9月2日

        蒜蓉面包具有可替换性吗?

        亲爱的经济学家:我买回了两个一模一样的面包,并建议,先平分其中的一个,晚些时候再吃第二个。妻子却建议我们各自吃自己的那一个。我的建议不对吗?——英国读者克里斯
        2010年8月30日

        我该买彩票吗?

        亲爱的经济学家:我通常不买彩票。在我看来,买彩票是花钱做梦,但我不花钱也能做梦?!衫级琳呶槎碌?/div>
        2010年8月25日

        一夫多妻对男人来说好不好?

        亲爱的经济学家:我的一位朋友有两个老婆,他说:“供应商更多就意味着竞争更激烈,为客户提供的服务更好”。但为什么有两个老婆的人很少会过上“平静”的日子呢?——来自巴基斯坦的读者穆赫辛
        2010年8月18日

        红酒与海绵

        我有6瓶祖传的上等红酒,打算在一些特殊场合逐渐享用。我应该如何筹划,才能在我的余生适时享用这6瓶祖传红酒?——读者斯蒂文斯
        2010年8月13日

        如何让父母倾听我的意见?

        我的家人都受过良好的教育,所以,他们经常在晚餐时分进行充满智慧的讨论。但由于我只有13岁,我的意见常常得不到倾听。我该怎么办?——读者阿比沙
        2010年8月9日

        逃票坐头等车厢值得吗?

        有一天我赶时间,没买票就跳进了头等车厢,结果被检票员抓住,交了258卢比的???。我打算再无票乘车15天,以弥补损失。我应该继续这样出行吗?——印度读者博达斯
        2010年8月2日

        为何我忽然成了抢手货?

        亲爱的经济学家:过去一年里,我一直在银行业寻找新工作。但无论我怎么努力,都得不到任何机会。一个月前,我开始转运,迄今我已得到六个工作机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读者“抢手货”
        2010年7月19日
        蒂姆?哈福德(Tim Harford)是英国《金融时报》的经济学专栏作家,他撰写两个栏目:《亲爱的经济学家》和 《卧底经济学家》。他写过一本畅销书也叫做《卧底经济学家》,这本书已经被翻译为16种语言,他现在正在写这本书的续集。哈福德也是BBC的一档节目《相信我,我是经济学家》(Trust Me, I’m an Economist)的主持人。他同妻子及两个孩子一起住在伦敦。

        久旺网原创 | 久旺网平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