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旺网

        《剃刀边缘》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樱桃红了,“英雄儿女”来了

        老愚:开春到初夏,各种花儿次第开放。嗅过了,照过了,现在是摘果子的时候了。几十棵樱桃树的果子最先红了。
        3天前

        亲人与故园

        老愚:逝去的亲人,在昨夜的梦里又相见了。每隔一段光阴,这样的梦就会重现。我知道,你们是以这样的方式让我记住。
        2019年5月16日

        假日表情:被制造的中国生活方式

        老愚:几天之内,有限的景点需要容纳无限的游客,本身就是一道无解方程式。人挤在一起,风景降格为无足轻重的背景。
        2019年5月9日

        在北京的金山上(五)

        老愚:寄身那座没有颜色的呆板建筑物,我几乎产生强烈的窒息感。对于一个不甘于消融其中的人而言,每秒都难以忍受。
        2019年4月25日

        在北京的金山上(四)

        老愚:车子沿大道前行。沿途经过东单、东四、雍和宫等核心地带。相较于上海,首都还是一个低密度的空间。
        2019年4月18日

        在北京的金山上(三)

        老愚:平生第一回进京,不是作为走马看花的游客,而是以常驻其间的一员的身份,这让我对北京抱有复杂的态度。
        2019年4月11日

        在北京的金山上(二)

        老愚:指导员对我说:以你的成绩和表现,能去北京已是最好选择。我瞬间体会到柳永“竟无语凝噎”一句的意境。
        2019年3月28日

        在北京的金山上(一)

        老愚:1985年7月,上海北站。送行人的身影渐渐模糊,高楼迅速后退,仿佛正在为我让开一条大路。这是通往北京的路。
        2019年3月21日

        惊蛰日造句

        老愚:人在春天,也当有合适的姿态。人生不可重复,这个春风拂面的春天,便是唯一的,当专注体味、从容度过。
        2019年3月8日

        昔日的时光

        老愚:河水翻滚着往东边奔去。在艰难岁月里,它是一股唤醒少年生命的力量,青春激荡,我应该像一条大河一样奔涌。
        2019年2月28日

        雨水后的造句

        老愚:时间凝滞的国度,荧屏上堆满了张艺谋式的光色,千树万树梨花开,大珠小珠落玉盘,红绸翻滚,笑靥腻人。
        2019年2月21日

        飞雪天的科幻奇境

        老愚:他一句接一句,从降雪谈到故乡,谈到梦一般的未来……他就想找个人分享自己对于春雪以及幸福的领悟。
        2019年2月14日

        戊戌年最后一次造句

        老愚:又是没有雪花滋润的一年。生活在帝都的人们都能由此感受到老天的态度,每个人也都在忍受持续干燥的折磨。
        2019年2月1日

        致命的审核——我为何不写公众号了

        老愚:一年多一点时间,写了二百来篇文字,有赖读者收藏,大体上都找回来了,也算是一个特殊年代的思想记录。
        2019年1月24日

        杨贵妃与圣迹制造工程

        老愚:在中国,一个人骤然成为圣人,其事迹、文物的搜寻,最后无不出于“制造”,惟有“制造”方能达成此目的。
        2019年1月18日

        凶器好控,人心难测

        老愚:灾难长着翅膀,会飞到你想象不到的地方。愈是禁锢,落点愈远。若无准确及时的消息,想象就会发生作用。
        2019年1月10日

        写给新年:静待冰雪消融江河奔腾

        老愚:在萧邦的夜曲声中撰写告别词,似乎颇为相宜。转瞬即成历史,这是对逝去一年的纪念,对永不复来的时光的追悼。
        2019年1月3日

        慌、无雪以及人生的下半场

        老愚:辞旧迎新之际,人的情绪往往会不由自主地迷乱起来?;叵胧湃サ娜兆?,模糊甚于清晰,不知不觉一切都发生了。
        2018年12月27日

        中国式“改革开放”:纪念与终结

        老愚:改革开放本是文明国家应有的品性。有诚意的纪念都在民间,在万千民众心中。一堆小零碎装饰不了苦难的大地。
        2018年12月20日

        没有头颅的白杨树

        老愚:两排树龄在三四十岁的杨树,悉数丢了头颅。在严冬的凌冽里,光秃秃的躯体沉默不语,枝条如张开的手臂。
        2018年12月14日
        老愚,男,陕西扶风人,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社会观察家,出版人,散文作家。著有《在和风中假寐》《暮色四合》等。因《“红二代”的意志》《“红色重庆”的价值》《重庆红色频道发出的信号》 等系列文章,而获得2011年度亚洲出版人协会评论大奖。公号名为“老愚的自留地”。
        12345678910››下一页›|

        久旺网原创 | 久旺网平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