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第七次加息 央妈这次为何不跟了

哈佛商业评论官方网站

2018-06-29

本报告目录与内容系中研普华原创,未经本公司事先书面许可,拒绝任何方式复制、转载。内容概况商业计划书(BusinessPlan),是公司、企业或项目单位为了达到招商融资和其它发展目标之目的,在经过前期对项目科学地调研、分析、搜集与整理有关资料的基础上,根据一定的格式和内容的具体要求而编辑整理的一个向读者全面展示公司和项目目前状况、未来发展潜力的书面材料。商业计划书是一份全方位描述企业发展的文件,是企业经营者素质的体现,是企业拥有良好融资能力、实现跨越式发展的重要条件之一。

  美联储第七次加息 央妈这次为何不跟了中研普华公司是中国领先的产业研究专业机构,拥有十余年的投资银行、企业IPO上市咨询一体化服务、行业调研、细分市场研究及募投项目运作经验。

  该洞的挑战台颇具特色,248平方米的发球台设置在张家界宝峰湖畔的一座险峻峰巅之上,280平方米的水上果岭则漂浮在宝峰湖面。记者在现场看到,参赛选手依次从高低落差达88码的发球台挥杆,球飞出数秒后或落到208码外的湖面果岭或不幸直接落入水中,无一人直接将球打进“第19洞”,均与100万美金失之交臂。  从发球台可以看到张家界地貌精华的峰林、峰湖绝景,选手们表示,这是极限挑战与自然风光的双重享受。“我打了三十年的高尔夫,首次选择这种方式挥杆,张家界奇山异水让我身心感到十分惬意。”虽然没有“一杆进洞”,张连伟却实现“一杆上果岭”,引得现场观众一片尖叫和欢呼。

■本报记者肖君秀深圳报道6月14日,美国加息靴子落地,美联储再次宣布加息,联邦基金目标利率区间上调25个基点至%-%,这是美元年内第二次加息,2015年以来的第七次加息。

美元利率回到2%的整数关口,为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重回此心理敏感点位。 然而,与前几次不同的是,我国央行这次没有跟随美国加息。 6月14日上午央行发布消息,以利率招标方式开展了1500亿元逆回购操作,维持利率不变。

而最近美元4次加息前后,央行都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上调“加息”,分别提高10个基点、10个基点、5个基点、5个基点。

为什么央行这次不跟了?“今天央行没有跟随美联储加息,主要原因是5月份的宏观数据和金融数据不太理想,经济下行压力在加大,此时继续跟进加息,可能会进一步提高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加大下半年经济下行的压力。

”6月14日,招商银行总行资产管理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对《华夏时报》记者称。

6月14日,央行参事盛松成接受采访时称,长期来看中国没必要跟随美联储加息,更没有提升存贷款基准利率的必要。 其理由是从绝对值来说我国利率高于国外很多,CPI也不高,加上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 难以承受加息之重这一次,美元加息之后,央行再也跟不动了。

5月社融新增的数据骤降,表明部分企业已经陷入了融资困境。 6月12日晚,央行公布5月金融数据显示,5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万亿元,同比增长%;当月人民币贷款增加万亿元,同比多增405亿元;5月新增社会融资规模大幅下降,仅增长7608亿,同比少增3023亿,环比少增50%,远远低于市场预计的万亿左右。

“5月社融数据相当糟糕,与上月比腰斩,与去年同期相比大幅减少3000亿!”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金融人士称。

5月社融新增规模出现大幅度跳水,表明企业融资环境偏紧,一些企业融资出现困难。

华泰证券研究所大金融行业首席分析师沈娟认为,主要原因是表外融资规模大降,5月表外融资(委托贷款+信托贷款+未贴现银承)骤减4215亿元,连续第三个月下降。 表外融资大降的原因又是什么呢?沈娟分析称,4月末资管新规落地提高了表外非标融资的门槛,除了存量非标,新增表外非标融资必须遵守新规要求。

而如今处于资管新规细则出台以前,银行对新增表外业务较为谨慎。 两因素叠加致使表外融资萎缩。 上述金融人士认为,从分项数据看,表外融资除股票相对稳定外,其他几项全部大幅恶化,委托贷款和信托贷款大幅下降,与资管新规严控表外融资相符。

5月企业债券融资由上月的3776亿元下降到负434亿元,主要受到信用债发行环境恶化影响。 股票融资新增438亿元,但是债券与股票二者总计融资新增仅4亿元。 从信贷数据来说,企业中长期贷款也出现了不好的信号。 5月信贷增长万亿,较4月和去年同期变化不大,其中居民户和企业户的中长期贷款一升一降,合计中长期贷款新增7954亿元,低于去年同期和4月前值。 刘东亮分析称,主要是企业户中长期贷款增长似乎乏力,这与融资需求表外回表的逻辑相悖,不排除是信用事件高发情况下银行的主动收缩,或者是银行信贷投放能力受到负债等因素限制。

市场又催央妈“降准”了“央行再次通过降准,置换MLF并新增投放流动性的可能正变得越来越大。 ”恒丰银行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蔡浩认为,央行近期扩大MLF投放,但净回笼公开市场资金的举措仍不足以对冲目前偏紧的融资环境。

央行不但不加息,而且还需要“降准”,甚至央行的货币政策方向,根据实际需要也有可能进行调整。

“央行货币政策大概率由稳健中性转向灵活适度,央行近期较为关注社融增速下行,而降准和PSL投放将会成为有效的货币政策操作方式。

”华泰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李超认为,企业融资受到表外监管以及信用问题影响依然处在较为紧张状态,M1增速持续下滑仍将是大趋势,下半年降准可期。 影子银行融资渠道受限,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出现了持续的下降,后果正在显现。

蔡浩在最新报告中称,5月份以来,此前过多依赖表外融资的企业在融资渠道受限的情况下开始出现再融资困难的问题,导致信用债市场违约频发。 这也说明在目前去杠杆和严监管条件下,企业整体融资环境偏紧,金融对实体经济的资金供给出现一定的结构性短缺。 蔡浩称,在中美贸易摩擦反反复复以及世界贸易摩擦有所升级的背景下,为了实现扩内需、稳增长的目标,有必要保障实体经济合理的融资需求。 由于影子银行融资渠道被堵,正所谓开正门堵偏门,“宽信贷”或将成为接下来金融支持实体经济融资的主要渠道。

最近一段时间,市场“降准”的呼声越来越多。

因为严监、去杠杆、清理表外形成的融资偏紧局面,近几个月信用券违约现象频出,企业爆雷不断增加,一些企业因此陷入困境。

如果监管继续收紧,市场担心原本为防止系统性风险的去杠杆以及严监风暴,会否会引发新的风险?上述金融人士称,5月社融数据为宏观经济敲响了警钟,也对当前的监管政策提出挑战,如果社融继续维持低迷,那么前几个月中国经济所表现出的韧性将难以持续,紧信用环境下,企业融资不足将进一步激发信用违约,继而促使金融机构收紧融资条件,带来恶性循环,处置风险的风险将会显著上升,监管政策有必要做出适度调整。

“今年降准应该还会有,而且有可能是结构性定向降准,鼓励商业银行对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投放贷款。

”刘东亮认为,定向降准引导资金精准投放,为资金紧缺的企业提供流动性。